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3(微H)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7】

「沒關係,沒有談個四五次戀愛,哪能找到真愛嘛,婉霏姐,我們一起加油!」何亞馨跟她握手。

「好,謝謝妳。」談戀愛⋯⋯嗯,她漏把這個項目放進寵愛自己的清單裡了。她要談一場甜蜜的戀愛,找一個會回應她的愛情的人。

杜婉霏懷著好心情,下班後就去離家不遠的青田街知名烹飪教室報到,看日本老師教導如何做幸福便當。

隔天下班則是去誠品書局看書,當了一晚的書蟲。

再隔天去看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「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特展」,回味小時候喜歡的動畫電影,看完了就逛逛展區所在的文創園區。

幾天下來,她就做了好多事,慢慢體會到書裡寫的,勇敢面對愛情的真相、閱讀打開一扇明媚的窗、小女人也要有公主般尊貴的心⋯⋯

她變得比較快樂,不用再去患得患失,流失的自信好像一點一點回來,腳下的高跟鞋不必再固守粉色,穿紅色或湖水綠都沒人管,身上想撒香水就可以撒,黃色跟橘色的亮色洋裝也能穿上身,開始享受打扮自己的美好。

杜婉霏拎著在華山文創園區買的天然手工香皂紙袋,出了捷運站後沿著公園外圍環道走路回家,她耳裡掛著耳塞,聽著蔡健雅的歌。

忽然她拎著紙袋的那隻手腕被拉住,她腳步踉蹌了一下,旋即被扯著往反方向走,只差一點點她就驚喊出來。

可是那個拉扯她的人,背影她再熟悉不過,她甚至不用看見他的臉都知道他有多生氣。

秦東衛身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,肩寬腿長,每跨一步杜婉霏都要小碎步才能跟上,鏤空尖頭高跟鞋一點也不適合跑步。

「秦東衛!放手!」她喊道,使勁抽手,卻被箍得緊緊的。

大概是她這聲反抗惹到他,他停下腳步轉身,刀刻劍鑿般的英俊臉容彷若風雨欲來。

「⋯⋯妳喊我什麼?」秦東衛凝著眉眼,危險徐聲。

杜婉霏再次見他,心裡不是沒有波蕩,他醇厚低沉的嗓音讓她懷念,指責的口氣讓她第一時間想要順從。

「我說⋯⋯請你放手,秦先生。」

秦東衛真的怒了,他走近她,手掌撫上她的脖頸,咬牙切齒地道:「杜婉霏,妳有膽再喊一次,妳叫我什麼?」

她抿唇,看著他益加發怒的模樣,心裡一抹酸澀。原來她離開他,他還是有那麼一點介意的,原來她還能牽動他的情緒。

除了惹他煩,現在他還朝她發火了。

杜婉霏輕輕地笑了,放手很難,看著他要推開他更難,但是想到籌備婚禮時他那聲「嘖」,那句不要拿狗血愛情劇去要求他,她就更替自己心疼。

「我跟你沒關係了,喊你秦先生沒有不對。」她毫不眨眼,淡淡地說,看見他渾身緊繃的氣勢,像要把她吃了一樣。

秦東衛真的要被她氣死,他按照母親的要求硬是挪出空檔,為此更要加緊腳步修改編輯建議更正的地方,徹夜翻找資料整理文獻,花費大把時間重寫文章,就在他抓到她語病的那天,他終於忙到一個段落準備休息,卻看見手機裡無數通未接來電,接著剛回家的母親就衝進他房間,哭哭啼啼要他解決悔婚的新娘!

按照母親的說法,讓她悔婚的原因竟是:不、敢、嫁、給、他!

秦東衛看著好久不見的女人,只想搖醒她,他收束著擱在纖細頸項上的手,按住她頸動脈,真不知該狠狠吻她還是乾脆咬她。

他這整週水深火熱,應付母親的指責,還要吃她爸媽給的閉門羹,終於堵到她,她卻一副愜意自在!

「秦先生,請你放手,我要回家了。」

杜婉霏再次說,絲毫不覺得做錯的樣子。

秦東衛冷哼,黝黑的眼眸盯著她,寒聲道:「妳是我的,別想我會放手!」

說完,他俯頭封住她可惡的菱唇,扣著她後頸跟腰身,運用高大的身材優勢將她壓到牆壁上,變換著角度好讓舌頭侵入得更深,粗暴地吮吻芳澤。

杜婉霏手裡的袋子也提不住了,早掉在地上,她雙手掄拳,推不開他就用捶的,可是這人霸道無邊,又健身得魁梧奇偉,根本讓她擋不住他的蹂躪,水潤的唇被咬腫,口紅全被捲進他嘴裡。

「唔⋯⋯」不。

她在心裡喊,被抓得好痛,掠奪的齒舌毫不留情,將她嘴角都咬破了,她咬回去,口中血腥味不知道是來自誰的。

大抵是她反抗的舉動更惹火男人,她抵抗間竟發覺按在後腰的大掌摸過臀部往下滑,撩起裙襬探進來摸索她滑膩的大腿,不用片刻,很熟悉她身體的男人便摸到蕾絲底褲,指腹按著她腿心,又捏又搓地不放過她。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略有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

R18-限制級-敬告啟示

以下含有限制級內容,未成年者請勿觀覽。 本網站已依照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 請問您滿18歲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