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5(H)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7】

他甚至為了讓她張口,刻意吸吮著她下唇,不停吻她的嘴角,溫軟的舌頭執著地來回掃過她的唇縫間,就為了要招惹她更沉淪。

杜婉霏緊閉雙眼,不想去看他,逃避在他身下逐漸喪失冷靜的事實。

「張開眼睛看著我,不准再咬嘴巴!」

秦東衛蠻橫地沉下腰,將全身壓在她身上,彷彿要把她壓碎了一樣,可是身下的女人搖頭,皺著清秀的眉閉著眼。

秦東衛直到此時才見識到杜婉霏也有拗脾氣,當真不肯聽話。

「很好,我會讓妳開口。」他冷哼,勢在必得,隨即放開箝制她的手,轉而包撫她的雪胸,用兩隻掌心愛撫揉捏豐滿的軟嫩雪乳。他臥在她雙腿間,抬頭看見她因為刺激而皺眉更深,於是冷然一笑,低下頭去,舌尖沾些許唾液,輕壓舔弄她腿間。

「嗯、唔!」杜婉霏扭動腰身,兩手要去推開埋在她下身正做著難以啟齒事情的男人,他卻像是很清楚她的下一步,先又扣住了她的手腕。

秦東衛抬起臉,由下往上瞅她,憤怒而無法忍受。

「杜婉霏⋯⋯我原諒妳一次,妳那些蠢話我聽一次就夠了,放聰明一點,聽清楚沒!」他已經讓步了!

「⋯⋯我不要,我想跟會愛我的人在一起⋯⋯我不、不要再跟不珍惜我的人交往了⋯⋯嗚嗚⋯⋯」

杜婉霏滿面淚痕,秦東衛真的對她很壞,從來沒有半句好聽的,沒有禮物更沒有告白,要結婚了也不跟她求婚,她跑了他也只會用蠻力,她不想將來也過得這麼可憐兮兮。

秦東衛見她根本拚命在哭,不禁粗聲喝令:「不准再哭了!」她今晚是要哭到缺水嗎?是要流多少眼淚給他看!

杜婉霏卻從溫順小女人,變成彷彿生來就要忤逆他,不只哭,還想踢開他。

秦東衛只有氣死了這個感想,索性不再制止,由她哭去。

他將她掙扎的手臂按緊,舔吻她躁動不安分的腰線,然後沿著大腿與肚腹銜接處的凹壑親,含咬幾下白嫩腿膚,再伸出舌尖挑開封閉的兩瓣深紅,輕輕舔開,公平地左右各憐疼舔遍,來回讓敏感的私處肌膚習慣他。

「嗯⋯⋯不要⋯⋯你不可以再這樣對我⋯⋯」

「妳是我的未婚妻,有什麼不可以。」

秦東衛蠻橫落話,耳邊聽她哭咽著,更是鐵了心要她,於是重複數次用舌挑逗,直到她腿間沁出濕潤愛液,才更進一步細緻逗弄起嬌嫩的小核,輕用舌尖一碰,再一碰。

「啊!啊!」杜婉霏不禁喊出聲,被他火熱的碰觸惹出嬌喊,小腹竄起一股酸軟酥麻,與他之間那熟悉的情慾火焰燒著她,出口的拒絕有一半都化成嬌弱的嚶嚀,連她自己聽了都臉紅。

杜婉霏全身燥熱,不禁揪扯被單,在他張大了嘴整個含住自己時,不受控制地細顫,感受著他將最敏感脆弱的那裡用舌頭畫圓圈繞,還上下撥舔⋯⋯

「嗯⋯⋯啊!」

她真的受不了了,酥軟的腿間迎來一波極致的快感,她輕「呃」了聲,繃緊腰臀,不知羞恥地攀至高峰。

杜婉霏顫抖著,直到快感淹過去,才能吸口氣平緩下來,全身無力,嬌柔地癱在床上。

秦東衛吻著她小腹,往上到肚臍跟胸乳,最後撫著她頰面,再看見她選擇閉眼對他視而不見時,瞇起黑眸,快速扶著腿間的慾望挺進她身體。

「嗯。」杜婉霏細細呻吟一聲,事已至此,她不會天真地以為他還會停手,這個男人有多霸道不講理,她最清楚了。

秦東衛低沉喘息,擺動著腰臀,一次一次抽動,身體力行地貫穿占有她。

杜婉霏皺著眉,因為緊閉眼睛,感受到的摩擦感更明顯,倏地,她發現他在她體內的感受不太一樣,她全身像浸在冰桶裡冰寒徹骨,不得不使上僅剩的力氣推拒他。

「又鬧什麼?」秦東衛沒好口氣,正舒服享受被她又暖又熱地包裹著。

杜婉霏早就哭紅的雙眼盈盈看他,更顯絕望。

「你、你沒戴保險套⋯⋯你出去—我不要你—」

秦東衛煩躁地「嘖」一聲,更用力頂腰,讓她從那肉貼肉的磨蹭裡搞清楚狀況。

「妳要生我的小孩。」

「我不要,你去跟別人生⋯⋯而且你才不喜歡小孩,你最討厭有人吵你—」

「所以生完妳帶,不要讓小鬼頭來吵我。」

秦東衛擺腰不停,扶著她柔嫩腰肢,尋找記憶中能讓她快樂的點,深深在她緊緻的身體裡頂撞。

「嗯⋯⋯你真的⋯⋯太過分了⋯⋯」她手背掩著嘴,難堪地察覺到他的舉動,身體很快又燥熱起來。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略有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

R18-限制級-敬告啟示

以下含有限制級內容,未成年者請勿觀覽。 本網站已依照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 請問您滿18歲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