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27(H)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24】

他像一隻狂傲的野獸,只願意伏低姿態被她馴養。

杜婉霏覺得這樣私密的碰觸極為陌生,卻極為親密,她像得到新玩具的小學生那樣,好奇探索,嘗試觸摸著其他地方。

隔著褲子布料,杜婉霏看不見他那裡,因此沒有視覺上衝擊引起的羞赧,讓她比較能不害羞。

她用手指前端捏了捏肉根頂端,那裡是傘狀的,很滑,比她自己的耳垂都要軟嫩。

「呃。」

秦東衛突然悶哼,耀黑的眼眸鎖住她,似滿足又似不夠。

「對不起,會痛嗎?」

她道,是真的不懂得拿捏力道,但是她應該很輕了才對⋯⋯

秦東衛深吸一口氣,皺了下眉頭,親吻她嘴唇。

「最後再碰那裡,現在⋯⋯往下一點。」

「⋯⋯這樣嗎?」

她照著他說的往下摸索,越往下就越覺得燙人,筋脈在她指端起伏,像是小小的水脈那樣,過沒一會兒她就碰到兩團軟肉,霎時羞得不敢再往下去碰。

「嗯⋯⋯」

秦東衛淺淺呻吟著,額頭抵在她頸側的沙發面上。

他難得有任她宰割的時候,這像舒服又似痛苦的表情,讓她既陌生,卻又有著成就感。

她屈起食指與中指,與拇指一起,扣著他那根上下撫滑,果然他喘得更深濃了。

就在秦東衛享受的時候,杜婉霏突然抽出手,沿著他鍛鍊出來的勁削腰線滑到他後腰,摸了一下他緊實的臀。

秦東衛挑眉看她。

「妳在調戲我?」

杜婉霏驀地笑了,不知道為什麼,覺得他一副被吃豆腐的驚訝表情很有趣。

「我只是⋯⋯想摸摸看。」

秦東衛咬住她耳殼,舌頭探進去舔,邊舔邊說:

「想摸有的是機會,但是現在⋯⋯妳不應該期待我有太多自制力。」

杜婉霏原本還有些沒聽懂,明明他已經強要她碰他了,哪裡有在自制,但是看著他充滿侵略的視線她就懂了。

他真的只是要她碰碰他而已,如果她不願意,他不會對她硬來。

杜婉霏嚥下口沫,纖手移回他身前,先是愛撫了厚實的胸膛,一邊昂首親吻著他肩膀,一邊沿著他腹肌往下滑到褲腰裡,探過一叢濃密陰毛,掌心捧住腫脹的肉莖來回游移。

她摸到他頂端泌出了一點黏稠,而那沾濕她的拇指與掌心,隨著她繼續動作,亦弄黏了肉柱,濕滑得她有些握不住。

秦東衛沉沉地「呃」了一聲,氤氳的眼眸鎖著她,俯下身親吻她的唇瓣,手掌撫著她額頭髮絲,在深吻她的同時緩慢擺腰,在她的圈握中抽動起來。

杜婉霏一路臉紅到耳跟胸前,他這放浪的動作,活生生讓她就好像在被他進出一樣,只是他進犯的是她的手⋯⋯

「嗯⋯⋯衛⋯⋯」

她嬌柔地在他薄唇頻吻的間隙喊出聲,掌心被他撞得不知該使勁握緊,還是該鬆開好讓他活動,更羞恥的是,她察覺自己腿間也已經濕潤起來,微微地有點酸,有些想要他。

「握緊我。」

秦東衛低聲,扶握著她纖腰在她手中恣意搖晃,每每臨到高潮,總是先忍住停下來喘口氣,舒緩後再開始動,延長了與她親密的時間。

杜婉霏美麗的臉龐染上櫻花的顏色,有些心馳神迷,手裡的磨蹭節奏加快,她看見他昂起頸項,向後拉直了脖頸,喉頭發出粗沉的喘息,而後一道濕溽從肉柱頂端迸發,濺在她掌心裡。

秦東衛平復呼吸,猶在起伏的身子輕壓在她身上,剛發洩過的慾望在她的包裹中變得安分。

杜婉霏滿面嬌羞,不知道該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抽手,而且就她的經驗,這男人通常不會一次完事,要是隨便亂動又驚動他,說不定他會改變主意拉著她一起再來一次⋯⋯

秦東衛黝黑的眼下有著熬夜的暗影,但比起工作過度的疲憊,此時他更多的是發洩過後的那種慵懶,還帶著點性感。

他握著杜婉霏的手腕,將她牽起來,兩人同時瞧見軟嫩掌心裡一灘白濁,纖巧的指端與指縫間也全是他的精液。

「我、我去洗手。」杜婉霏道,雖然是他弄出來的,但她覺得自己像是踏進某種壞女孩的領域裡去,不太敢面對他。

秦東衛只是抽出茶几上的面紙替她擦拭,然後將她攔腰抱起,往床鋪放。

杜婉霏驚了下,就知道他是隨便說的,什麼只要試著碰觸他,根本就是推託,他一定又會拿她這樣那樣⋯⋯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

R18-限制級-敬告啟示

以下含有限制級內容,未成年者請勿觀覽。 本網站已依照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 請問您滿18歲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