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31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4-07】

杜婉霏沒再多話,因為她覺得午休過後,劉設計師可能會在某處發現那個便當。之前她曾經看過何亞馨偷偷把便當夾在要給劉設計師的檔案盒裡,這才曉得他們的小秘密的。

不過不曉得他們進展到哪裡了?偷偷交往?還是其實劉設計師根本還不知道便當是何亞馨給的?

杜婉霏心裡偷笑,什麼時候自己也學會八卦了。

午休時間過得很快,下午杜婉霏都在對帳,也就沒注意到包包裡靜音模式的手機響了幾次。

杜婉霏是在搭捷運回家的路上看到家裡連打了幾通電話,回電以後,媽咪要她上網看秦東衛的訪談。

輸入他的筆名J. William以後,很快就找到最新的訊息,那是他接受英國某雜誌的訪談,台灣將這則外稿翻譯,被放在新聞網站非正式的文藝消息裡。

內容主要描述J. William宣布新書出版延期。

裡面附錄了訪談對話,她只看了點,心頭就難受得又心疼起來。

這個人,為什麼要這麼叫她放不下呢?

採訪人員問他為何與未婚妻的訪談變成他獨自訪談,他竟然老實說與未婚妻的關係陷入僵持,也因此他需要時間去處理生命裡這一段重要的關係,過去他以為他掌握一切,但事實並非如此,他往昔以為最為執著的事情只有寫作,然而因此即將失去未婚妻時,他才發現順序早就在那,他卻誤解了,為此可能耽誤出版計畫,請讀者不必期待明年會有新作問世。

她實在氣他如此誠實,他甚至還補充一句話,請讀者這段時間可以去欣賞其他作家的作品,等他回歸再來支持他。

杜婉霏在捷運上紅了眼眶,繼續讀下去。

問:這是你時隔五年第一次接受採訪,有什麼特殊動機嗎?

答:當然是你們雜誌特別磨人,又與我的經紀人有非常好的關係,再來就是關於新書延期這件事,我要親自對讀者說明。我本想同時宣布婚訊,但就像你看到的,這件事就跟書一樣要延期了。

問:如果那位小姐能看到這則報導,你想對她說什麼?

答:我是個孤僻乖張的男人,並不好相處,但我很確定,我的心就是她的,所以一直都和她在一起,這一點從來沒有改變過。

看完最後的這幾個問答,杜婉霏眼眶一熱,抬頭看了下現在捷運到哪一站。如果要到秦家,是在回她家的反方向,所以她在下個停靠站匆匆下車,奔到對面月台搭回反方向去轉乘。

移動的路上她一直覺得好感動又好不甘心。

那些重要的話語,為什麼他不是對她說,而是要告訴外人,以這種間接的方式,甚至不確定她會讀到的方式說出來,萬一她沒讀呢?萬一她不知道一直以來,他的心都屬於她呢?

真的是太狡猾了⋯⋯

非要她跑了,他才肯認真對她,這樣叫她怎麼狠心拋棄他?

真的太狡猾了。

她沒忘記要確認秦東衛到底人在哪裡,所以打了電話給他,那個人當然是沒有接,所以她又打去秦家確認,結果他並不在家裡,為了處理稿件,還住在飯店。

因為飯店在另條線上,換乘會花費太多時間,杜婉霏中途就下車出捷運站,直接到馬路上招計程車。

半個小時後,當她微喘站在房門前連按好幾下房鈴,秦東衛一臉怒氣來開門時,她舉起手機,放大了那則訪談的最後一個問題,舉到他面前讓他看清楚。

「你是真心的嗎?是真的這樣想嗎?」

秦東衛瞇了瞇眼,熬夜數日,剛睡下不到半小時的他,起床氣非常嚴重,看清杜婉霏手指正在指的地方,僅是「嗯」了聲。

「你、你真的太壞了!」她嗚咽一聲,心裡仍舊有些地方還沒過去,覺得他對不起她,「你既然對我是有心的,為什麼那麼冷淡,那麼⋯⋯那麼不像個男朋友?」

秦東衛酷跩地撥了撥頭髮。「個性就是這樣,那部分,我沒什麼好說的,妳要忍受。」

「哪有人這樣啦。」杜婉霏眼淚滑了下來,她用掌腹抹去,想到連心心說得一點都沒錯,男人不能慣,看看秦東衛都被她慣成這種大老爺,有不對的地方還要她忍受,這什麼跟什麼嘛⋯⋯

「妳要忍耐。」秦東衛低聲道,忽然探臂摟著她,下巴靠在她纖細的肩頭,瘖啞的嗓音又說:「我也會試著忍耐妳那些過度浪漫又沒必要的想法。」

杜婉霏吸吸鼻子,怎麼覺得他這句話不是好話,反而是又在叨唸她?

但是不管了,她這時候只想跟他互相擁抱,緊緊抓著他的背,用擁抱的力道讓他知道,他的告白,她等了好久好久。

心結解開,兩個人又緊抱在一起,沒過多久,秦東衛就將她拉進房間。

被放到床鋪上時,杜婉霏咬咬唇,緩緩抬頭注視他,低聲道:「你、你不可以像之前那樣。」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