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25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24】

房裡窗簾全拉開,兩排日光照明燈也打開,亮晃晃的,偏偏縈繞一室白煙。

秦東衛肘邊的菸灰缸已經滿出來,他中指食指夾著菸還能同時又翻資料又打字。

杜婉霏把茶盤放下,走到他左側,發現他完全沒注意到有人進房。

電腦螢幕上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字,桌面也是好幾本攤開的筆記跟書籍。

秦媽媽說,他趕著要在截稿日之前把稿件修改完,聽說出版社的編務跟印刷廠都準備好了,就等他稿子過去。

他寫作很規律,從沒拖過稿,這是第一次遇到稿子快交不出來,連幾乎不抽的菸都用上了。

「衛。」杜婉霏彎著腰,不想驚嚇到他,很輕很輕地喊。

秦東衛挑起眉峰,臉龐一側,瞧見她的瞬間眼眸閃了閃。

「怎麼來了?」他低聲,或許抽過菸,也或許是太疲憊,嗓子有些喑啞,總之是邊工作邊分心。

杜婉霏說不出地覺得擔心,明白秦媽媽怎麼會急著找她。

他精神看起來尚可,但很明顯是在硬撐,一下喝水一下又喝咖啡,菸剩三分之一就馬上重燃一根,用各種方式維持腦袋運轉。

「唔,秦媽媽讓我來的。」

秦東衛略瞇了瞇眸,旋即像十秒前什麼都沒聽到一樣。

她太清楚他工作起來誰也不能打擾,想打斷他更是天方夜譚,她猜從以前到現在,包含將來都不會有人成功辦到。

杜婉霏不覺得她來了有什麼用,但還是安靜地將他喝乾的茶杯滿上熱的薄荷茶,做完這件事,她將窗戶打開一條縫,確認外頭沒有噪音,自然音不會吵到他,風微微地不至於吹亂桌面,但有助煙霧散去、空氣流通。

她隨時留意他的狀況,只要他一有不滿的反應,她馬上會恢復房間狀態。

但他還好,起身去書櫃取資料又重新回到桌子前。

過了半小時,房間裡最大的聲音就是印表機嗡嗡地吐出一疊紙。

「幫我拿來。」

「好。」杜婉霏立即起身,把溫燙剛列印的資料遞給他。

「那邊的書裡找本書背燙金,書名classic開頭的給我。」他抬下巴,指另一張方几。

「唔,好。」她英文不好,但基本的單字還會認。

書堆太多,她花了一會兒工夫才找到他要的那本書,古舊得像是在老式二手書店才會出現。

秦東衛多數的時候都在翻資料,然後做筆記,再翻資料做筆記。

她清理了一次菸灰缸,又替他找了資料跟書,唯一沒做的就是阻止他。

依她想,讓他快些把工作完成,才是解決的辦法吧?

杜婉霏在他房間裡待了數小時,近午了他不用飯,她只好在秦母哀求的眼光下去切盤奇異果,再淋上蜂蜜,附了小叉子端到他不會碰撞又能拿到的地方。

秦東衛瞥了眼果盤,淡淡道:「我要一杯橙汁。」

「好,你等一下,我馬上弄。」肯吃就好了。

她飛快去報告這件事,跟秦母一起弄好橙汁,回到房間時,他已經吃掉整盤水果。

「你果然還是會肚子餓吧?吃點三明治好不好?」

「沒胃口。」

「可是秦媽媽會擔心你呀。」

「餓不死,叫她別瞎操心。」

「是誰讓她操心的⋯⋯」她咕噥,他飛快瞪過來,「你、你自己多注意飲食,記得休息,我在這裡也不能幫什麼忙,我要回去了。」

秦東衛瞇眼,像老鷹一樣銳利。

「不准,留下來善後。」

「善⋯⋯什麼善後?」

「我會這麼趕,還不是妳造成的?妳悔婚又突然跑出國,我能專心寫作嗎?現在進度大落後,妳也有責任。」

杜婉霏不太適應。她害他煩惱到不能工作?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說。

「咳,那你⋯⋯你試試看把交稿日期延後呢?」

秦東衛冷哼。

「沒辦法延,原本為了結婚,我把重要的進度都挪到婚期前,所以書商已經發出新書廣告跟預購通知了,這幾個月事情本來就多,妳卻鬧狀況給我,進度整個亂掉。」

「唔,那、那怎麼辦?」

秦東衛挑眉,「不怎麼辦,妳給我坐著,等我把工作完成。」

他繼續打字。

杜婉霏咬咬唇,最後怕他一個人累到暈倒,說服了自己多留一會兒。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