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26(H)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24】

她安靜地滑手機,看了一下臉書,忽然又想:他既然忙成這樣,這陣子就不該來接她下班,更不應該陪她逛百貨公司⋯⋯

他時間管理錯誤,幹嘛把她擺在工作前面?還說這些話讓她愧疚—

杜婉霏心裡嘆氣,如果他是想用苦肉計讓她心軟,那他真的很成功。

她克制不住地依舊捨不得他,依舊慣於順從他,卻也忍不住要想:他究竟是一時轉性?還是真的更重視她?

唉,如果連心心還在台北就好了,她們姐妹可以徹夜談心,釐清狀況,想抱怨男人也有伴。

杜婉霏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了,她本來安靜坐在秦東衛房裡的小沙發上,聽著他規律的打字聲,或許是太規律了,像催眠曲,一時就打起盹來。

是她身上的動靜讓她醒來,她眼瞳半睜半掩,帶著睡意還沒全醒,從眼縫覷見秦東衛貼得很近,那張迷人俊龐僅在咫尺,薄涼的唇吻著自己。

「唔⋯⋯衛?」杜婉霏低吟了聲,稍稍醒神,「你的⋯⋯工作呢?」

「差不多了,晚點再檢查一遍稿件。」

秦東衛說完,埋在她芳馥頸窩,咬著烏溜秀髮,鼻尖蹭著她耳廓。

杜婉霏是真的醒了。

他臥在她身上蠢蠢欲動,胯下的腫脹頂著她,她哪會不曉得他想做什麼。

她伸手推他,卻見他不悅地睨過來。

「你⋯⋯你要守規矩,我們有過協議的⋯⋯而且你很累了不是嗎?」

秦東衛左眉一揚,厭惡極了那個第一條款,氣悶著道:

「我們多久沒做了,妳是真的想憋死我嗎?」

杜婉霏俏臉一紅。

沒做那件事哪會怎樣,不就是他需要洩慾而已嗎?何況他上次那麼不講理,她可都還記得。

「我不要,你、你去浴室沖點水吧,不然我先回去,你自己解決。」

反正他在國外的時候,他們也是很長的時間沒有做愛,他應該很會自己抒發了。

她從來不會去懷疑秦東衛的異性關係,他身邊雖然不缺乏女人倒貼,卻因為他太過嫌麻煩,不會拈花惹草,這方面向來乾淨,只是也因此索求起來就挺纏人。

秦東衛聽見她這句話,簡直頭頂冒煙。

「妳要我自慰?」

他不滿地故意用力挺腰頂她。

杜婉霏臉頰更燙了。

「你、你幹嘛講出來⋯⋯」

「是妳要我用手解決,害什麼臊。」

他哼了哼,抓住她左手探進底褲,將柔荑按在勃發的慾望上,當燥熱的分身碰上她軟涼的小手,腫脹得更為囂張。

杜婉霏急得想要抽回手,可是哪裡敵得過這霸道的力道。

「你放手,不要這樣—」

「陪我一起。」

這低啞的嗓聲讓杜婉霏心頭一跳。

隨著她掙扎想要抽手,一來一往間柔嫩的掌心摩擦了幾下,霎時讓秦東衛喉頭悶哼溢出了喘息,害她窘得臉紅心跳。

他們做過無數次,但是每次掌握主導權的都是秦東衛,他知道她容易害羞,也很少要求她這樣碰他,所以她不僅生澀,更對這狀況手足無措,她甚至覺得握著他的分身比和他結合更難為情。

「你又強迫我,秦伯伯跟秦媽媽都在家,我不想喊他們進來,所以你—」

「碰我。」

秦東衛嘶啞著聲音,眸裡情慾深濃,卻不再箝制她,而是低附在她耳邊吹氣說話。

「妳只要試著碰觸我,讓我舒服一點。」

「唔。」

杜婉霏咬著唇,看著他難受的神情,也覺得心疼,不禁心軟地照他所說輕撫了一下。

秦東衛深呼吸,兩掌壓在杜婉霏身側,撐著身體沒有直接壓上她,灼熱的氣息吹拂著她耳根。

她被他這性感的模樣惹得也身體微熱,竟有些被鼓舞,起了一絲絲甜膩的驕傲。

以往他都是埋在她身體裡時才會這樣露出迷亂的樣子,這是她第一次覺得能夠掌握這男人。

杜婉霏咬著下唇,從沒這般大膽過,手心貼著熱脹的粗物,輕輕上下滑了幾下。

僅僅是移動了一些,摩擦了幾吋,秦東衛就在她眼前變了樣子,低低地喘息。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

R18-限制級-敬告啟示

以下含有限制級內容,未成年者請勿觀覽。 本網站已依照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。 請問您滿18歲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