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1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7】

「嗯⋯⋯」杜婉霏心頭一酸,無比懊悔讓父母擔心了,她纖弱的手臂一張,勾住父親的手腕,頭枕在母親肩上,這世上最重要的人就在她身邊。至於秦東衛⋯⋯她愛過,接下來,即將要放棄⋯⋯

*    *    *

婚宴最後因為距離考量,決定辦在台北市的徐州路二號會館,地點一訂,喜帖跟其他事情就好處理了。

就在杜婉霏下定決心的一週後,她依約到秦家,準備跟秦家二老去看婚紗。

她刻意提早到達,跟秦母說有話要跟秦東衛說,這便上樓,要敲門前,她鼓起了這輩子所有的勇氣,即使沒有得到他的同意,她也登堂入室。

秦東衛關了房間的燈,只留一盞桌燈,桌面上四處是攤開的原文書籍,他不知在書寫什麼。

「衛,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?」杜婉霏看著秦東衛挺拔的背影,滿腔不捨跟激動,千言萬語話到嘴邊,卻只是一句:「很重要的事。」

秦東衛停住,頭也沒回,拾起一本書在掌中翻閱。

「快說。」冷漠,無視,淡然。

他就是這麼冷酷無心的男人。

她深愛他,曾經連他的冷淡她也能愛,可真的面臨要攜手一輩子,她才發現原來女人需要的是願意呵護自己的男人,她也不例外。

在這場交往裡她也對不起他,因為她給不了他想要的感情形式。

想通了,杜婉霏微微笑了,很輕很淡,像一團棉花被風吹起後無聲落下。

「對不起吵到你了,可是我一直都想知道,你愛不愛我。」她頓了頓,問道:「你愛我嗎?」

她看著他寬闊的肩,捲在肘間的袖子,靈動運轉的手指,抱著最後一絲期待。

秦東衛卻只是研究著資料,頭也不回地道:「妳別跟我媽一樣拿狗血愛情劇那套來煩我行嗎?」

呵,狗血嗎?

或許吧,她骨子裡還是有點浪漫綺想的。

杜婉霏真的笑了,這次她不哭,她把哭化成笑,不要最後又惹他生厭。

「嗯,我明白了。對不起⋯⋯一直以來,打擾你了。」語畢,她安安靜靜,退出不屬於她的空間,把寧靜歸還給他。

房間裡,已經跟歷史資料廝殺好幾個日夜的秦東衛,聽見那句一直以來,莫名腦袋打結了下。杜婉霏不蠢,她是打擾了他一會兒沒錯,但並不是一整個月或一整年,她的話有語病。

秦東衛轉過身,想糾正她,卻眼看房裡已經沒人。

他不禁蹙了一下眉頭。罷了,不是要緊事,改天她來的時候再跟她說也行。

*    *    *

中山北路的一間婚紗會館裡,杜婉霏跟著秦家二老一起來試婚紗,她穿上秦母選中的一件白紗,在層層水晶燈照耀下,站在落地鏡面前,看著鏡子裡美麗的女人。

婚紗採用簡約的平口設計,露出她白細的頸項跟手臂,腰下是蓬鬆蕾絲裙,裙襬及地,邊緣有著花朵刺繡,整體十分典雅精緻,襯出古典的閨秀優雅。

秦家二老都很滿意。他們剛來這間店時就說明過新郎很忙,因此來了幾次,店方人員也習慣了新郎沒到,只是偶爾杜婉霏仍會注意到助理小姐們交換的會心眼神,大概她們都猜測她不得新郎喜歡吧。但她們猜不到,從今天起,她單身了。

「杜小姐身上這套是巴黎設計師的作品,原本是沒有頭紗,但是配合客人需求,如果想加頭紗或花冠,本店的設計師也可以協助。」助理小姐在旁邊解說。

「我覺得這套好,依照原本的設計不用頭紗了,婉霏妳覺得呢?」秦母替她拍試裝照,走過來繞著她走一圈。

「我也覺得很好。」杜婉霏微微笑,接著一字一句地清晰道:「秦媽媽,婚紗照我一個人拍就好了。」

「咦?不行,妳放心,我一定把東衛給帶來,妳不用擔心,知道嗎?還有,不是已經開始叫我媽媽了嗎?怎麼又叫成秦媽媽呢?不小心又跑出習慣囉。」

「秦媽媽,很抱歉,我的意思是,我不會跟東衛合拍婚紗照的,婚紗照我想自己去拍,現在很流行單身OL到國外做婚紗攝影,我會自己去的,不用麻煩東衛跟秦伯伯、秦媽媽了。」

秦母愣了愣,一臉疑惑。「婉霏呀,妳在說什麼,我怎麼有聽沒懂?」

杜婉霏帶著清麗笑容,拾起裙襬蹲跪下,兩手擱在膝蓋上,歉然地仰頭看著兩位長輩。

「秦伯伯、秦媽媽,我接下來要說的事⋯⋯一定會讓您們很傷心,真的很對不起,請原諒我已經無法再繼續下去了。秦伯伯、秦媽媽,我想我沒有這個緣分當您們兩位的媳婦,我不會跟東衛結婚了,這場婚約,請原諒我無法遵守約定。」

 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略有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故事前期有點虐,所以杏仁請大家吃糖~2019/3/10前購買「紙本書」,就送浪漫玫瑰馬林糖。讓妳搭配甜食,溫暖芳心。(★新鮮手作,杏仁與妹妹一起烤的唷)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繼續邀請繪師大大們畫美圖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