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7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7】

秦東衛掩著嘴,刻意輕咳一聲。

就見杜婉霏全身僵硬,揪緊身上的棉被,極緩、極不情願地轉過頭,萬般畏縮地用水澄澄的眼對上他。

她咬咬唇,不知所措,無聲與他對看了一陣。

秦東衛這才想到,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愣在床上。

過去要嘛相擁起床,要嘛她比他早起,為他準備好咖啡跟早餐。她向來保持優良女友的風範,他哪裡看過她這樣亂糟糟連保養品也沒擦的樣子。

可她一樣是清秀又純真的。

秦東衛深吸口氣,對她,他其實從來都沒有放手的念頭。

於是他用指節敲了敲桌面,看見她明顯顫了一下,然後縮起肩膀,擔憂想躲的模樣。或許是他昨晚太粗魯了?他想。

「先穿好衣服,去洗把臉。待會跟我一起吃飯,我們有事情該談談。」

「我、我要去上班⋯⋯」

「忘了說,我幫妳向公司請假了。」

秦東衛看見她猛然睜大眼眸,眼睛裡亮晶晶寫滿許多情緒,很想說話或表達不滿,但是她徐徐輕嘆口氣,垂下眼睫,只悶聲道:

「⋯⋯喔。」

然後她裹著棉被起身,無精打采地拾起落在床邊地板的衣物走去浴室。

秦東衛瞇起眼,對她的有氣無力感到說不出的煩躁,心情很差,心頭掠過難以捉摸的複雜情緒。

等杜婉霏整理好,帶著晦澀的表情坐在他面前,他看她雙瞳翦水惹人憐,微紅的鼻端,心頭又一把火燒。

只是去盥洗的那點時間,她又哭了?哭什麼!

秦東衛煩躁地將注意力分散到她微濕的髮梢,不想太動肝火,要她先將早午餐的牛奶麥片喝完,然後再將桌面靜躺的紙張推過去。

「解釋一下。」他冷冷道。

杜婉霏盯著那張紙,眼睛越瞪越大,差點把空掉的碗盤摔到地上。

「你、你怎麼知道這個?你從哪來的?」

「妳的手機。」秦東衛兩手環胸,往後靠在椅背上。「如果我沒有剛好看到,妳打算就默默去做,都不問過我?」

杜婉霏抿嘴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或許是既然已經撕破臉,那就乾脆一刀兩斷吧,反正⋯⋯秦東衛是她要不起的男人。

「我才沒有默默做,我有跟秦伯伯和秦媽媽說了。我們的事情你都交給秦伯伯跟秦媽媽處理了,所以我也是照你的意思跟他們兩位報備,他們都知道我⋯⋯我想要自己一個人,不再跟你在一起了。」

「妳!」秦東衛橫眉怒目,若不是見她又委屈地縮起肩膀,真的會破口大罵,「妳說清楚,到底為什麼跟我鬧脾氣?」

杜婉霏真想哭,在他面前都已經夠難堪了,現在還要再招認一次她缺乏愛、缺乏他的關心?然後又要看他嗤之以鼻,不准拿偶像劇那套去要求?

她真的覺得後悔,秦東衛何等厲害,自我中心到了極致,她惹不起。

「好,我說給你聽,你想聽,我哪敢不講呢?」她笑了,知道自己笑得比哭難看,「你看,這裡是寵愛女人,因為你從沒寵愛過我,所以我學到一課,寵自己這種事不能盼望男人,女人要自立自強;這一篇網路文章是說女人單身不是罪,交往對象寧缺勿濫,要做自己,不要管外界眼光;這本書是教導女人要為自己打算,聰明一點,別老是指望男人給妳幸福。衛,跟你在一起,我永遠要等你、不吵你、不麻煩你、不要求你、不忤逆你,你讓我像個沒思想的擺設。我不願意再當你的布娃娃了,你明白了嗎?」

秦東衛嚴肅得像顆硬度十級的鑽石,英俊臉廓剛毅沉寂,他第一次知曉原來看上的小女人也有這些心事,他常看見的她是乖巧聽話,很得長輩喜愛,一切行事他說了往東她絕不會往西,讓他能放肆徜徉在文字裡,毫無後顧之憂。

可是真正的她不是那樣溫順,甚至是有點浪漫,期待那些不必要的羅曼蒂克。

他並非那般不願意給她那些,要是她撒撒嬌跟他提⋯⋯嗯,或許她試過了,只是被他忽略。

秦東衛指節扣著桌面,一下一下,穩定的節奏,思緒快速打轉,片刻後,腦袋衡量完,他泰定道:「我時間有限,在妳喜歡的事裡,列出妳想讓我做的,但是一週只有一次。」

「什麼?」杜婉霏皺著眉頭,有聽沒懂。

秦東衛將一張白紙放到她面前,再放一枝筆。

「寫下妳期望我做的事,當然,如果妳能考慮到我可以方便做到更好。」

「你⋯⋯」杜婉霏看秦東衛一副很進入某個狀況地說明,她深覺困惑,「你到底在說什麼?」

「妳是我的未婚妻,滿足妳的一些要求並不為過⋯⋯雖然可以不要更好。」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