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8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7】

「你⋯⋯」杜婉霏冷靜下來想了一下,然後道:「現在是你沒聽懂,我剛剛的意思是,我沒有要嫁給你了!我要跟你分手!」

「不行。」

「你、你憑什麼說不行!」

「就是不行。妳已經聽到我的決定,不要再讓我重複說。」

杜婉霏覺得這人超難溝通,根本唯我獨尊,太誇張了,她才不要再順他的意。

「我不跟你說了,我已經跟秦伯伯和秦媽媽道過歉,如果你無法接受悔婚,我也沒轍,我不會跟你復合的。」

說完,杜婉霏就一副言盡於此地將椅子往後推,豈料秦東衛動作迅速,已站起來橫過桌面抓住她椅子的扶手,一張俊臉寫滿容不得挑釁。

「給我坐著。」

「我不要!」

「杜婉霏!妳要我像昨晚那樣對妳?」他冷聲,沉肅地威脅。

果然她不再掙扎,卻換上欲哭的表情。這人到底還能多過分?汙辱她一次還不夠?他怎麼可以拿這種事情威脅她⋯⋯

「乖,寫。」秦東衛將她的手按到筆旁邊。

杜婉霏恨恨地瞪他,好似要將他瞪穿一個洞。「你這個混蛋!」

秦東衛挑眉,很好,她即使生氣還是有教養,沒出現太低俗的字眼。

「我本來就不是好人。快點寫,不然我們就去床上寫。」

杜婉霏快速拿起筆,咬著唇先寫下第一項:不准強迫發生性關係。

「我要妳寫的是希望我為妳做的事情。」他蹙起眉,並不認同這一項能帶給她什麼快樂或被寵愛的感受。

「這就是我希望的,不行嗎?」她瞪回去,看他皺眉。

「⋯⋯繼續。」

第二項她要他帶著一束鮮紅玫瑰花在她公司樓下等她下班,備註要一百零一朵。

第三項是陪她到百貨公司,他要當挑夫一整天,不管她走進哪個專櫃都不得有怨言。

第四項是向她父母道歉過去一直欺負杜家寶貝獨生女。

第五項是給她驚喜,事前不准問她想要什麼驚喜,不准讓她知道。

第六項是不准再說她是他的未婚妻,在她點頭同意前,他頂多能自稱是追求者。

第七項是寫情書給她,告白示愛皆可,重點要讓她感動落淚,誰叫他文筆很好,卻從來吝嗇用在她身上。

第八項是帶她去約會,內容不限,但是要讓她開心。

第九項是送生日禮物給她,禮物要親自準備,不能再讓秦家二老或經紀人代為處理。

第十項是向她報備他手邊進行的事情,不准失聯,不准再讓她像個外人啥都不曉得。

杜婉霏一口氣寫好,發現還能再生出諸多個十項來。這些都是男女戀愛交往的基本,但光這些秦東衛就根本做不到。

「可以了吧?」她抬眼瞪他。

秦東衛看著那洋洋灑灑的清單,拿起來端詳。他其實不大滿意,但他只輕輕哼聲,然後跟她談判。

「不准故意不接電話,訊息要回覆,如果妳能做到,這些就成立。」

「你、你真的要做?那些都是你最討厭的狗血偶像劇—」

秦東衛傲然摺起紙,收進慣用的記事本,理所當然地宣告:「做完這些,我們就結婚。」

「什麼?」杜婉霏語調高揚,「我沒答應!沒有求婚、沒有溝通,只有公公跟婆婆,我都搞不清楚我是要嫁給誰!我才不會傻傻地你說一句結婚就真的結婚。」

秦東衛揚唇,上身越過桌面,將臉貼向她,醇厚的嗓音低聲道:

「我說結就結。杜婉霏,我不表達,不代表我就像妳想的那樣,那麼不愛妳。妳是我的,記住這一點,別想逃跑。」

杜婉霏盈盈的眼眸眨呀眨,過了片刻才聽懂他話中的意思,雙眼逐漸蒙上一些水氣,氣憤他現在才說這些。傷透她的心、讓她絕望數次,他卻現在才說出口!

她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生氣,總之不想現在見到他,於是直接起身跑去拎走沙發上的包包跟地上的鞋子奔出去。

她在離開飯店十分鐘後又收到秦東衛的簡訊,不准她去買事後避孕藥吃。看著訊息,她真的生氣,聽說有的女人會遇到男人射後不理,可是這個討厭小孩的人居然希望她懷孕,而且都沒徵詢過她!

她的肚皮不是他的好嗎!

杜婉霏沿途生著氣,一路哭回家,在捷運上不少人對她報以同情眼光,還遞面紙給她。

一進家門,已經退休在家的杜母就看見杜婉霏哭著衝進來。

「媽咪⋯⋯」杜婉霏抱著母親哭,一邊說秦東衛有多惡劣,但是她沒敢說出秦東衛對她用強,只是一股腦兒大哭。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