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19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09】

杜母拍著她的背安慰著,昨天接到秦東衛的電話,說是跟寶貝女兒在一起,他們需要談清楚,現在女兒哭得唏哩花啦邊埋怨,不難聽得出來其實是又氣又放不下,畢竟喜歡秦家的兒子好幾年,也不是那麼容易說斷就斷。

「好,乖,媽咪都支持,妳開心幸福就好,嗯?」

杜婉霏淚眼汪汪,「媽咪,可是妳看他,那麼大男人,根本把我吃得死死的⋯⋯」

杜母替她擦擦眼淚。「我聽妳秦媽媽說,秦伯伯年輕時衝事業也是那樣,忙得沒空照顧家庭,妳秦媽媽拿他沒辦法,是後來懷了第二胎不小心在家裡跌倒,結果就那樣流產,元氣大傷,妳秦伯伯因為自責沒照顧好老婆,所以才開始改的。」

「嗚⋯⋯那我也要那麼慘嗎?」她覺得她病倒了秦東衛卻不知道,這種事情極有可能發生啊!

杜母敲了她額頭一下,「傻孩子,我看東衛那孩子的個性很挑剔,也冷淡了一點,可也不是真的都沒在乎妳,跟妳在一起這麼多年雖然是忙著常往國外跑,但是也沒有像現在的年輕人那樣劈腿愛玩,工作又穩定可以照顧妳,婆家那邊媽咪也放心。唉,媽咪知道妳需要陪伴,受了委屈,只是妳要想想自己要的是什麼,別後悔就好,嗯?」

杜婉霏點頭,秦東衛讓她受盡冷落,真的打從心裡覺得自己不受他喜愛,可是一旦她要跑掉,他那副怒氣騰騰的樣子⋯⋯唉,究竟只是占有慾作祟,還是像他說的,不是她以為的那麼不愛她⋯⋯

唉,為什麼偏偏喜歡上這麼難懂的男人呢?

*   *    *

杜婉霏一進辦公室,就不停收到太過興奮的眼光,還有人說恭喜。

一路到座位,桌上擺著一對可愛拼布娃娃,是新郎新娘造型,桌面正中央有張賀卡,打開一看,寫了「永浴愛河」。

⋯⋯這是劉設計師的字跡吧?

「這個確定是給我的嗎?劉設計師是不是放錯桌子了?」杜婉霏一頭霧水,只能問旁邊比較早到的何亞馨。

何亞馨曖昧地眨眼。

「唉唷,婉霏姐妳很不夠意思喔,昨天劉設計師都跟我們說了,他接到妳未婚夫打電話幫妳請假,還說結婚日子很近,所以他就去買娃娃啦,他還擔心妳會辭職呢。不過我好好奇,婉霏姐不是剛恢復單身嗎?怎麼馬上又有新男人啦?妳不是情傷隨便找一個吧?」

秦東衛到底怎麼跟人家說的⋯⋯

杜婉霏看著結婚娃娃苦笑,都不知道劉設計師這麼古道熱腸。這份禮物送錯人了,該怎麼處理才不會讓劉設計師沒面子呢?

「其實,那位不是新的男友,是我剛分手的『前』未婚夫,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了,想要挽回我。」

何亞馨睜大眼睛,杜婉霏本以為她是替自己擔心,沒想到何亞馨三秒過後一臉羨慕地挽著她的手臂。

「婉霏姐妳好厲害喔!妳是怎麼讓未婚夫對妳這麼死心塌地的?我光想到他要把妳追回去就覺得好熱血!」

「何亞馨!」劉毅不知道何時打開辦公室,兩手環胸倚在門邊聽她們講話,原本清爽好看的臉龐超級憔悴,他捏著眉間,一副厭煩的語氣:「妳不知道現在恐怖情人很多嗎?最危險的就是愛不到你要殺你的那一種,少在那邊說什麼好熱血的蠢話,趕快去把新商品的照片上架。」

「好嘛,就會使喚我。」何亞馨咕噥,「人家婉霏姐溫柔又漂亮,未婚夫想挽回她很正常,才不會是什麼變態呢!對吧,婉霏姐?」

「呃,謝謝妳的讚美。其實我前未婚夫真的跟一般人有點不一樣。」抱歉了亞馨,這是實話。

「啊?真的假的?」

「何亞馨!妳到底要讓我叫幾次!」劉毅大吼。

「也才第二次呀,是有很多次嗎?你不要因為自己被案主說『要講幾次才會畫好』,就把氣出在我身上嘛。」

「妳!妳把照片上架完來辦公室找我!」

「喔。」何亞馨懶懶應聲,打開電腦慢吞吞開始作業。

杜婉霏掩嘴笑,每次看劉毅跟何亞馨鬥嘴,就覺得很有趣。

她偶爾也會八卦地去推敲,劉設計師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?劉設計師跟全辦公室的人互動時都斯文得像個貴公子,只有跟何亞馨講話才快嘴快語,像小男生愛欺負喜歡的女孩那樣,在滿足想表達權力範圍的男人心理。

咦?

她傻了一會兒。

那跟她糾纏的那個高傲冷默的秦大才子呢?

秦東衛對待她的表現可說是超級大男人主義,這是因為他潛意識在依賴她嗎?

不不不!怎麼會?

 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 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