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ding

穿上婚紗才想起還沒跟你戀愛21

【本文最後更新於 2019-03-24】

杜婉霏還在調整呼吸,停頓的腳步尚未舉起,正想著該怎麼走過去,她身旁一個女性越過她,快速走向秦東衛。

那是二十四樓生技公司的女主管,那女人一身時尚穿著,衣服包包從來沒重複過,在這棟大樓很有名。

她眼睜睜看著女主管很有自信地撥攏一頭紅褐色捲髮,踩著細高跟鞋,喀喀地走去秦東衛身邊,摘下墨鏡露出姣好容貌,塗了桃紅色的豐潤嘴唇一彎,笑著跟他說話。

唔,她覺得眼前這一幕,說不出來的⋯⋯礙眼。

杜婉霏,妳該醒一醒吧,他不是妳的了!妳有這麼三心二意嗎?妳不是才剛認清楚這種孤僻寡情的男人不適合妳嗎?為什麼看到美女靠近他就生氣了?妳又有什麼資格生氣?

她腦袋還在胡思亂想,卻看見不管那美女說了什麼,秦東衛都不理不睬,彷彿應證她母親說的話。

從他們交往以來,秦東衛的異性關係就非常乾淨,不僅沒有任何曖昧對象,甚至他手機裡的異性聯絡人也很少。他討厭任何會打擾到工作的事物,包括女人愛慕的眼光,他曾說過那會干擾工作環境,所以他鮮少會去戶外或是跑到某個咖啡廳寫作。

「唔。」她小小訝異了一聲。

想想,這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他在外頭工作?

不是窩在車裡,不是在某間飯店閉關,也不是在某個僻靜的包廂,而是在人來人往、眾目睽睽的商業大樓下面。

他或許是為了兌現那份願望清單?那麼自我中心的秦東衛,大概忍耐不了多久吧。他從沒等過她,沒看過她臉色,沒遷就過她,跟她在一起,他都是我行我素。

那位美女主管還在向他搭話。

杜婉霏以為秦東衛一定會馬上上車走人,可他只是靜靜地像是待在他自己的世界裡面,十指快速在鍵盤上飛舞,好像敲打到了某個關鍵的對峙場面,總之對美女視而不見,甚至可能根本沒有聽到美女講話。

那美女主管看他沒回應,伸出做了精美水晶指甲的手,擋在他的視野前,上下揮了揮,很不客氣地大聲道:「哈囉?先生,你有聽到我說話嗎?這裡是商業大樓,請你維持交通順暢,如果你想來接女朋友下班,可以請你移駕,不要礙到我的路嗎?」

秦東衛不為所動,以退為進的女人不是沒有,但他很清楚這一個純粹是張牙舞爪見不得別人踩進自家地盤的潑婦。所以他連眼皮都懶得動,繼續進行手中的工作,等杜婉霏下班。

旁邊那個自以為是、渾身濃豔香水味的女人又嚷了些什麼,他懶得搭理,敲下這一段的最後一個句子以後,他吁了一口氣,抬起手看腕錶,細長的指針讓他知道那個小女人應該要下樓了,但是他還沒看見她。

秦東衛抬頭,即使杜婉霏身材嬌小,藏在大門旁邊被陣陣湧出的上班族淹沒,他還是能夠一眼就看見她。

他大步流星,直接闔上電腦,將電腦夾在肘間,單手捧起那束沉甸甸的鮮紅玫瑰花向她走去。

大概是他的氣勢,還有那束花體積龐大,下班的人流自動讓道。

秦東衛輕易站定在杜婉霏面前,將那束花塞進她提包包的手裡。

「拿好,走了。」

「嗯?」杜婉霏差點讓花摔了,她要兩手才捧得住,然後手肘被秦東衛拉著。

她看見那美女主管一雙美目熊熊燃燒,像要把他們瞪穿。

秦東衛拉著她繞過車頭,然後拉開駕駛座的車門,冷毅的下顎一抬,示意她坐進去。

「咦?」她不明所以,有他在,她沒碰過他的車。

「妳開車。」秦東衛命令的語氣。

他壓她肩膀,真的要她坐。

杜婉霏只好坐進寬闊的座位,然後秦東衛坐進副駕駛座,替她調整座椅,讓她的腳能踩到踏板。

杜婉霏腿上是花束,秦東衛將鑰匙塞給她,接著迅速打開電腦,原來他根本沒關機,馬上就點開檔案繼續打字。

「隨便妳要去哪,安靜的地方就可以。」

「你⋯⋯很忙?」不是她想問廢話,而是看他這模樣,她不禁要問一下。

秦東衛挑了一下眉梢,頓了陣,然後回她一個「嗯」聲。

很忙的時候,他這樣已經算是很溫和了,沒有吼人,沒有嫌她吵,沒有說她話太多別管那麼多。

秦東衛飛快敲打鍵盤,上面盡是她看不懂的英文字。

杜婉霏輕輕捧起膝蓋上的花,是很淡雅的玫瑰香,每一朵都帶著細細的水珠,像是剛採摘下來,那柔嫩的花瓣觸感,讓她能長久記得這是秦東衛送的第一束花。

她的心靈不禁柔軟下來,輕巧地將花束放到後座座椅上,然後踩下車子油門,打算開去一個安靜的地方讓他可以寫作。

 

目前週一、三、五、六更新。

網路連載版和出書版不同,出書版會修訂、加寫番外,另有3款男主萌獸插圖。

買書看這裡:紙本書Pubu電子書Readmoo電子書Google Play電子書

請大家多多支持紙本書與電子書,讓杏仁有動力與一點點資金製作下一本書,無敵感謝!

我要留言

Scroll to Top